2007年6月

雪糕伯伯 - 黃伯

        「集體回憶」可算是近期最流行的用字,瑪記的舊生,甚麼是你們的集體回憶呢?細小而莊嚴的小聖堂?每天看我們上下課的聖母像?抑或是孕育出不少籃球悍將的露天籃球場呢?無論你的集體回憶清單是長或短,學校門外的「雪糕伯伯」和他的「神奇菠蘿」,相信是所有舊生的必然選擇。 

 

也許你從來不知道雪糕伯伯的名字,但他的神奇菠蘿已不知不覺陪伴了我們四十載。今天,讓我們認識這位既遠且近的老人家──黃伯。 

 

四十年前,黃伯在一次偶然機會下,獲悉另一原本在此「擺檔」的「雪糕佬」將會搬走,於是黃伯就將自己的雪糕車由大坑東道,現在大眾國貨所在地推進現在的桃源街母校門外。一做,就是四十年了。 

 

「那時,學校前邊還是密密的木屋平房,又有很多學生回校上課,算是一個不錯的做生意地點呢!」黃伯細緻的描繪出四十年前學校的景貌。 

 

眼看學校周邊的環境不斷變遷,黃伯也見證了瑪記學生在這數十年中的改變。「以前你們的學生真的很乖,很有禮貌,女孩子溫文爾雅,男孩子彬彬有禮,但近數年就頑皮多了!」筆者只能報以一個尷尬的苦笑,以一句「時代變了啊!」來打圓場。 

 

回首過去,黃伯最大的傷感事,就是一棵樹。 

 

黃伯指指雪糕車旁的鐵絲網,娓娓道來:「那時你們這埵酗@棵大樹,樹葉覆蓋至半條馬路這麼大。有樹葉頂着陽光,夏天擺檔也舒服很多。 

 

「不過那棵大樹早就給白蟻蛀壞了,在太約十年前,最後也不支倒下來了。」相信不止黃伯,提起這棵老樹,每個舊生也會戚戚然。 

 

由筆者第一天「幫襯」黃伯至今,經已差不多十七年。每次買東西,黃伯總是一句起,兩句止。「甜筒六蚊」、「菠蘿一蚊」是筆者聽到最多的說話。但在今次訪問中,黃伯卻滔滔不絕,說起了不少趣事! 

 

黃伯在此擺檔數十載,原來只曾一次被偷東西,而小偷竟然是一個幼稚園學生!「那件事發生在二十多年前了,一個幼稚園小女孩慢慢行近雪糕車,突然拿起數粒糖果便拔腿就跑!」 

 

但年少時的黃伯怎會讓她逃去呢。黃伯幾個箭步,便把她擒住。當她媽媽知道事件始末,便急急替她付賬。 

 

眼前慈祥的黃伯,原來對惡人也有一手,還曾經將黑社會嚇退!「這件事是三十多年前了!那晚大約六時多,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向我走近,說在這娷\檔,就要一次過給3元的保護費,那時甜筒也只是賣5毛錢一個!我打量他一下,便說了一句:『雪糕佬擺檔,你都敢收錢,你真係膽生毛!』那個所謂黑社會便立刻溜之大吉。」黃伯說時,臉上不期然流露出自豪的笑容。

 

 「退休」,在黃伯的字典堿O找不到的。黃伯說只要有氣有力,他都會每天從何文田邨的家到土瓜灣買乾冰,再到母校旁開檔。筆者感受到的,黃伯絕不是單單為了賺那一個幾毫,為的,就是為我們的師弟妹服務,繼續看母校百尺竽頭更進一步。

 

 後記:

 

 筆者友人在訪問完畢後,當然要幫襯一下黃伯。離開後,友人告訴筆者:「嘩!黃伯賣的東西很便宜,價錢比超級市場還要低!」 

 

當大家回母校探望老師,回首前塵往事時,請記得在瑪記的歷史堙A也有這位雪糕伯伯,為我們默默付出四十年的無名英雄。

 

  

撰文:李偉健 (1998中七畢業)


 

回上頁